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

【皇家国际】【大学毕业季】

皇家国际 发表于 2018-6-27 15:19:39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大学毕业季

杏花开了,桃花开了,梨花也开了,淡绿如茵的杏花,粉红若霞的桃花,洁白似云的梨花,旖旎斗妍,芬芳四溢,像酒一样绵醇澄澈,如诗一般绚丽多彩。水腊子、暴马子绿的让人心醉,忍冬、玫瑰黄的让人神怡,还有那花坛、草坪……

大学生们换下了冬袄穿起了春装,那飘逸潇洒的风衣,那轻盈秀丽的春裙,还有那紧臀束胸的牛仔,把春天装点的更加美丽,更加宜人。

在这明媚的春光里,欧阳军从爱的梦中醒来,带着朦胧,带着睡意。

在这明媚的春光里,夏梦迪含着羞涩,怀着喜悦,走进了树蕙园。

在这明媚的春光里,江帆怀着鸿鹄之志走进外语楼,聆听EngIish课。

在这明媚的春光里,杜岚等待着鸿雁传书,他坚信他的鹿儿,一定会回到他的身边。

在这明媚的春光里,罗婷怀着喜悦的心情,装点着她少女的世界。

在这明媚的春光里……

5舍513寝室里,罗婷和她的伙伴们正在兴高彩烈地忙碌着。除了室友,她还邀请了班里的几位姑娘。

“怎么?今天来的都是女性啊。”一个穿着牛仔装、头裹彩色方巾的姑娘看看时间快到了,还没有一个男生莅临,不禁有些诧异。她叫白玫,是罗婷的同班同学。

“你不会到外边拽几个来。”正在往相机里装胶卷的月儿嬉笑着。她是罗婷的室友,又是同班同学。

“要拽也得你去呀,你可比我迷人多了。”

“哟—— 我可比不上你,谁不知道你的回头率是全系最高的。”月儿一边把上好胶卷的相机放在床侧的书架上,一边啧道:“飘逸的长发,高耸的乳峰,修长的双腿,就连屁股……”

“你还说,看我不打你。”白玫羞红了脸,追打着月儿。

“让我说呀,在大门口贴一个启示:本人今天Party,漂亮女孩甚多,诚邀男士加盟,有意者速来本室,过时不候。”

“应该改成:花仙子众多,广招护花使者。”

“那还不挤破门了。”

“这不成了征婚广告了。”

“那就把你嫁出去。”

“把你嫁出去。”

“你们俩呀,一个是西施,一个赛貂蝉,一对大美人儿。”罗婷挂好窗纱跳下凳子。

“得了婷婷,我们可不敢和你比。你可是‘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。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’。”白玫笑着吟起《诗经·卫风》里的《硕人》诗来。

“我敢说,今天婷婷是Most charming Chinese girl——我们校园里最有魅力的中国女孩儿。”

“看她今天的高兴劲儿,一定是邀请了她的那个……”月儿故意把话说了一半,冲伙伴们狡诘地挤着眼睛。

“The brother——”姑娘们异口同声地说出来。

“难道一定要请他我才高兴吗?”罗婷笑着反诘道。

“除了他还有谁啊?”

“曹嘉楠?”一个胖姑娘猜测着。

“没有他,我就不高兴吗?”

“怦!怦!”寝室外传来轻轻地叩门声。

“来了。”

“看看是谁?”

“等一下,我还没准备好呢。”白玫对着镜子飞快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。

“又不是看你的,你打扮什么?”月儿说着也下意识地照了照镜子。

姑娘们把罗婷推到前面,然后像迎接贵宾似地站立两旁。

“请进。”白玫压着嗓子娇滴滴地喊了一声。

门开了,一个穿着春裙的女孩站在门外。

“买电影票吗?明天的是《野山》,后天的是《野妈妈》。”

不知谁冒出一句:“刺激吗?”

“……”门外的女孩懵懵地看着她们。

“谢谢,不买。”罗婷失望地关上门。

姑娘们你看我,我看你,忍俊不住“哄”地一声笑起来。

“我好紧张啊。”白玫双手抱在胸前,故意做出扭捏的样子。

“我好失望好失望耶。”

“今天野山、野味、野情,明天就让你当野妈妈。”姑娘们笑的更响了。

“怦!怦!”又响起了叩门声。

“哪位?”胖姑娘故意尖着嗓子问道。

“婷婷在吗?”一个男生的声音。

姑娘们立刻静了下来,互相对视着,胖姑娘伸了一下舌头站在了后面。

“请进。”

门开了,江帆站在门外。

“欢迎,欢迎,热烈欢迎。”月儿带头鼓起掌来。

由于罗婷的关系,月儿和寝室里的姑娘们已经认识了江帆。江帆愣愣地站在那里,不知姑娘们在搞什么名堂。

“别闹了,进来吧。”罗婷笑着将江帆让进寝室。

走进寝室江帆像走进了童话般的世界,只见寝室里挂满了纸花和彩球,墙壁上贴着女孩和小兔子的剪纸,桌子中央摆放着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,上面插着五彩烛,周围摆放着开启的罐头、红酒和饮料之类的东西。微型录音机里正在播放着程琳的《妈妈的吻》。再看罗婷,今晚罗婷打扮的非常漂亮,蛋黄色的衬衫罩着她丰腴的胸脯,浅蓝色的牛仔裤现出颀美的长腿,长长的秀发梳成了两条粗粗的辫子,一双美丽深邃的黑眼睛闪着快乐的光芒。

落座后,罗婷给其她几个姑娘做了介绍。江帆矜持地坐在罗婷的身边,他没有想到今天是罗婷的生日,更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场面。

白玫见大家已经坐好,便站起来清了清嗓子,郑重地宣布道:

“辽京大学中文系八四·二班Miss罗二十岁Birthday Party烛光庆典,现在开始!”

姑娘们热烈地鼓起掌来。

“让我们共祝Miss罗在烛光中走进二十岁的花季,与天地兮同寿,与日月兮同光。”

灯熄了,象征着二十岁的五彩烛点燃了。立时,房间里洋溢着一种浪漫而又神秘的气氛,给人一种幽谧、温馨的感觉。千般情怀,万缕遐思,仿佛二十年的岁月在萤萤跳动的烛光里,汇成了一条青春的河。

“放乐——”

“Happy birthday to you,Happy birthday to you……”《祝你生日快乐》的旋律从微型录音机里流出来,弥溢在幽邃的房间里,大家拍着手和着欢乐的节奏唱起来。

“在吹熄蜡烛之前,请我们的小寿星Miss罗,许下一个美好的心愿。”

罗婷双手放在胸前闭上眼睛,像一个虔诚的修女,然后嫣然一笑吹熄了五彩烛。与此同时,月儿手中的相机镁光灯闪了起来,灯也亮了。

二十岁,对一个女孩来说,是一个充满幻想、充满欢乐的年华,也是一个多梦的季节。人们常说,十六岁是花季,难道二十岁不是吗?

蛋糕切开了,大家分享着二十岁的欢乐。

姑娘们开始赠送并朗读生日贺卡,小小的生日贺卡在姑娘们的手中,仿佛变成了一只只美丽的蝴蝶,化作了一首首动听的诗句。



青春不仅曾经拥有,快乐天长地久。

少女的河畔,永远是樱红草绿。

美妙的青春稍纵即逝,愿美丽永远伴随着你。

永沐青春年华,拥有快乐时光。

唯小女子真本色,是真才子最风流。

今天你我同行,明天回忆伴终生。

许多年以后,我心依然。

Remember the good times we shared。

Best friends forever。

I’LL cherish our mem-ories forever。

……



“下面请我们的大男孩儿,为Miss罗献词。”

姑娘们把目光投向了江帆。

白玫的邀请和姑娘们的目光使江帆有些尴尬,他不知道今天是罗婷的生日,一点准备也没有。他求援地把目光投向罗婷,不料被月儿看到,姑娘们不依不饶地嚷着:

“不许讲情。”

“不能袒护。”

江帆见推辞不过,只好站起来:“不知道今天是婷婷的生日,没带什么礼物,给大家朗诵一首小诗吧。”

江帆略加思索,即兴吟道:



风儿走了,

     云儿睡了,

谁在叩着古老的石板?

纯情的歌,

     永恒的笑,

属于欢乐柔情的今晚。

月儿眠了,

     星儿醉了,

今天会变得遥远?

千万个星辰,

     千万个黄昏,

梦将与我们相伴。



“It′s amazing——太棒了!”

“我真的,真的陶醉了。”

“难怪婷婷弃而不舍。”

姑娘们兴奋地脸色绯红,不知谁冒出一句:

“真是郎才女貌。”

姑娘们又是一阵笑声。

“静一静,大家静一静。”笑声中白玫拍着手:“下面请我们的Miss罗,发表即兴感言。”

罗婷站起来,环视着大家。姑娘们的笑语她有些得意,更有些陶醉,这是她的向往,也是她的心愿,她看了一眼江帆,吟哦地说道:

“我也朗诵一首诗吧,这首诗是我根据英国诗人弥尔顿的《二十三岁的诞辰》改写的。”罗婷清了清嗓子,扬起脸兴奋地吟诵道:



好快啊

  时光,

把我二十年的

  岁月

   插上了

    翅膀。

花季的日子  

  飞走了,

可花儿依然

  含苞

   欲放,

我已步入

  *成*人*的

   长廊。

谁与我共把

  未来

   开创?

在人生

  伟大的

   长河中,

  划好无穷和

   永恒的

    桨!



罗婷情不自禁地将目光落在了江帆的身上,她的目光是那么灼热,那么滚烫。在这首诗里,有她对人生的追求,更有她对爱情的渴望,展示了她挥洒自如的韵致,更流露出她迸发奔放的活力,以致江帆不得不避开她那火一般的眸子。

忽然,“怦怦”的敲门声打断了姑娘们的笑声。

“谁啊?”月儿怪声怪气地问道。

没有人回答。

门旁坐着的白玫站起身来打开门,走廊里静悄悄的空无一人,便冲着走廊喊道:

“谁家的孩子这么淘气。”

话音未落,屋子里有人接道:

“你家的孩子。”

姑娘们又是一阵欢笑。

白玫羞红了脸,急忙关上门,像怕被人听到似的。忽然她发现地上有一个信封,便拣起来,只见信封上写着:



婷婷:生日快乐!



“鸿雁传书来了。”

“打开看看。”

“封的这么严,怕是情书吧。”月儿说着抢过白玫手中的信。

“念念,快念念。”

“今晚婷婷无秘密。”姑娘们嚷着。

“随便。”罗婷摆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。

“那我可要公开了。”月儿说着撕开信封,原来里边是一张漂亮的生日贺卡,月儿打开贺卡大声念道:



佳期赠卡贺Party,南国红豆最相思,

思伊遥望天河水,  亭间冰心饮玉杯。



里面还抄录了一首正在流行的歌曲:



今夜我又来到你的窗外,窗帘上你的影子多么可爱,悄悄的爱过你这么多年,明天我就要离开。多少回我来到你的窗外,也曾想敲敲门叫你出来,想一想你的美丽我的平凡,一次次默默走开。

再见了心爱的梦中女孩,我将要去远方寻找未来,假如我有一天荣归故里,再到你窗外诉说情怀。再见了心爱的梦中女孩,对着你的影子说声珍重,假如我永远不再回来,就让月亮守在你窗外。



结尾用英语写道:



I’n keep you in my heart!



月儿一字不漏地念完,前后翻看着:

“没有落款啊?”

“我看看。”白玫接过贺卡,翻来覆去看了半天,也没有找到赠卡人的名字。

“看看笔迹?”胖姑娘聪明地提示道。

“仿宋体,看不出来。”

“谁这么狡猾?”

“南国红豆最相思,此人一定是南方人。”

“亭间冰心饮玉杯,决心好大哟。”

“婷婷一定知道,快坦白。”

姑娘们嬉笑着把贺卡送到罗婷的面前,罗婷看了半天,也没猜出是谁的笔迹。会是谁呢?谁会给她送这样的贺卡呢?她把贺卡递给江帆,江帆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儿,暗暗地笑了,他向罗婷示意看每句话的第一个字,罗婷忽然明白了——嘉楠思婷。这个曹嘉楠,罗婷心里这样想着,不由地瞟了一眼江帆会意地笑了。

“好了,好了,插曲到此结束。”白玫没有忘记自己主持人的身份。

“我建议,我们来个古诗名句飞花令,主题是:春天——花季——少女。每句诗中必须有一个‘春’字,说错了,或者说不上来,罚酒一杯。大家说,好不好?”

“好——”姑娘们唱和着。

“我先来。”月儿想了想吟道:“浓绿万枝红一点,动人春色不须多。”

“好,王安石的《咏石榴花》,有‘春’字。该你了。”白玫指着月儿身边那个胖胖的姑娘催促道。

“爱惜芳心莫轻吐,且教桃李闹春风。”胖姑娘随口吟道。

“今夜偏知春气暖,虫声新透绿窗纱。”

“若到江南赶上春,千万和春住。”

“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”

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。”一个姑娘忽然想起了贺卡上的诗句。

“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”罗婷接道。

“这句最好。不但有‘春’字,还有‘酒’字。大男孩儿,这回可看你的了,也得来句带‘酒’字的。”

白玫冲坐在罗婷身边的江帆说道,她是有意想考一考罗婷的这位“Brother”。

比赋吟诗对江帆来说不是什么难事,对文学的喜爱,不但使他知道了很多文学大家,也使他熟记了不少名诗佳句,只是和中文系的姑娘们比赋吟诗,还真有些程门立雪的感觉,不过他还是脱口而出道:

“白日放歌须纵酒,青春作伴好还乡。”

“Good!”白玫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,她十分叹服地看了江帆一眼,又对罗婷狡诘地挤了一下眼睛,好象在说:“过关了。”

罗婷兴奋地双颊绯红,她没有想到江帆的文思这样敏捷,文学功底这样深厚,她不禁深情地注视着江帆,想起刚才自己许下的心愿,不由地一阵心跳,脸更红了。

“下面请我们的Miss罗,公示许下的心愿。”

罗婷的脸上泛着红润,此时此刻她的心跳的厉害,她想实现自己的心愿,在伙伴们面前,在她二十岁生日的这一天。她激动地站起来,面对江帆深情地说:

“我有一个礼物送给你。”

江帆看到罗婷那双清澈深邃的眸子,盈盈的,亮亮的。

“闭上眼睛。”罗婷吟哦般地说。

江帆不知罗婷要干什么,犹豫了一下还是闭上了眼睛。柔柔的,软软的,少女的唇轻轻地印在了他的唇上。他惊诧地睁开眼睛,罗婷那双柔情的眸子正深情地注视着他。

江帆脸色通红,心里怦怦地跳着,罗婷的这一举动使他不知所措,姑娘们惊奇的目光更使他羞涩难当。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做?不知道应该说什么?在罗婷和姑娘们面前,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尴尬,第一次这样困窘,尴尬的没有了矜持,困窘的没有了思维,呆呆地伫立在那里。初吻,对一个青春年韶的男孩来说,是幸福的,美好的,也是渴望的,可对江帆来说,却是突然的,意外的,没有想到的。他望着罗婷,罗婷也在望着他,目光和目光之间,仿佛流淌着一条深情的小溪,心灵和心灵之间,婉若延伸着一条相通的小径。他看到姑娘的眸子里,有一种激情在燃烧,有一种春波在荡漾,在这种激情和春波里,他感到了一种无言的企盼,一种无声的期待……

罗婷把她二十岁的初吻,送给了她的Brother,送给了她所爱的人。这个礼物她想了很久,也等了很久,今天她终于勇敢地实现了自己的心愿。这是心的约会,这是爱的邀请……

多情的少女啊,羞涩地低下了头。

姑娘们注视着,静静地注视着。

不知谁突然喊了一声:“相机!”

月儿懵头懵脑地抓起相机:“在这儿。”

姑娘们“哄”地一声欢笑起来。

“今夜无眠,良宵情深,让我们举怀畅饮,友谊地久天长——”白玫高高地举起酒杯。

“Cheers!”

酒杯碰在一起,莹莹的琼浆在灯光下泛着红光,姑娘们沉浸在欢乐里,沉浸在幸福中……

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楼主

入门会员

热门推荐

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